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首  页
律师风采
业务领域
经典案例
法律法规
联系我们
留  言
诚聘英才
友情链接
电话:0571-87981175
传真:0571-85270255
当前所在位置:首页>>经典案例
重庆涉黑案:黑老大文强弟媳谢才萍替情人揽罪

重庆涉黑案:黑老大文强弟媳谢才萍替情人揽罪

2009年10月16日 9:25:14   亿房网

  东方网10月15日消息:昨日上午9点半,重庆市第五中级法院开庭公开审理谢才萍团伙涉黑案,谢才萍团伙20名被告和两名“保护伞”同时出庭受审。谢才萍案之所以备受关注,因为她是重庆系列涉黑案中惟一的“女大佬”,是重庆市司法局原局长、公安局原常务副局长文强的弟媳。

  公诉机关指控,谢才萍等20余人,有组织地进行开设赌场、非法拘禁等违法犯罪活动,逐渐形成了以谢才萍为组织者、领导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谢才萍被指控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行贿罪5项罪名。庭审没有提及谢才萍与文强之间的事情。

  ■庭审直击

  “谢姐”替小情人揽下所有罪责

  比照此前在其他法院相继开庭审理的重庆涉黑系列案件,谢才萍涉黑团伙案可谓“相当特殊”。进入法庭的门口,两名警察全副武装、手持警盾,异常警惕地观察每一位入庭人员;而在宣布谢才萍等22名被告上庭之前,除了常规的数十名法警之外,审判席两侧还有两名头戴钢盔、身穿防弹背心、手持微型冲锋枪的武装警察。如此高规格的安保,在此番重庆开审的系列涉黑案中还是第一次。

  当日上午9点35分左右,谢才萍等22名被告被带上法庭。从谢才萍步入法庭的那刻起,旁听席上几乎每个人都直起身子,一睹昔日的“女大佬”的模样。与之以前的照片相比,重新出现在公众面前的谢才萍略显憔悴,神态亦有几分疲惫。

  22名被告统一身穿有编号的桔红色背心,一长排站在被告席上。记者注意到,除了谢才萍涉黑团伙成员外,重庆市公安局渝北区分局某派出所原副所长郭胜、原民警甘勇亦在被告之列。

  公诉人首先对谢才萍进行调查讯问。对于检察机关的指控,谢才萍拒不承认领导组织过黑社会,并将罪名全部推给其他团伙成员。谢才萍回答时显得较为激动,语速也极快,不时冒出的“C你妈”等口头禅,显示了这名“女老大”的江湖气息,以致审判长不得不打断她,提醒其在法庭之上要文明用语。

两被告庭上失声痛哭

  被告之一、曾为谢才萍赌场的股东的唐家政在回答公诉方的询问时,叙述了参加谢才萍赌场的始末,其间更是两度失声痛哭,表示他当时原本是希望开旅游公司,做正当生意,皆因文化水平不高、对法律不了解,才参与了违法犯罪活动。唐话语间充满着悔意,加之其满面泪水,不少旁听人士事后因之感概不已。

  其后,在谢才萍赌场上班的一位女被告述及自己为何进入谢才萍团伙时,也当庭哭诉起来。据其自述,当年因为小孩意外从楼上摔下过世之后,她每日在家以泪洗面,一个月后是谢才萍打电话给她,让她到赌场来玩,“因为那里人多,时间可以过得快点”,随后她便加入了谢才萍的赌场生意。帮忙安排股东坐庄,还在赌场放高利贷,直至开着高级的奥迪车上下班。

  谢才萍开脱所有指控罪行

  作为团伙头目的谢才萍,被指控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非法拘禁罪、容留他人吸毒罪、行贿罪等数宗罪。对于上述指控罪行,谢才萍极力开脱,声称均与自己关系不大;然而当公诉方及律师问及另一被告罗璇涉嫌犯罪的情况时,这位“女大佬”则是大包大揽,将一切罪责全揽在自己身上,声称与之并无关系。相形之下,形成鲜明对比。

  被告人罗璇身高1.82米,长相英俊,比谢才萍小近20岁。有消息指出,罗正是谢才萍包养的男子。庭审中,双方亦皆承认是住在一起。

  当法官问及,对公诉方的指控有何意见时。谢才萍当即回答:“有”,并从身上掏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材料,详细表达她的意见。

  对于公诉方指控她开设赌场罪,谢才萍表示,都是朋友邀约她的,共同开的“场子”,她个人并没有组织,她也仅是股东之一。谢才萍称,在“场子”中只对打牌、坐庄设定了“规矩”,而没有所谓“帮规”,也没有给手下发“工资”。

  对于手下的马仔,谢才萍在辩诉中说,多为“自己来的”,在“场子”中“放水”,并不受自己“领导”,因此不认为自己是“老大”。公诉方起诉书中提及,一名便衣警察曾秘密在其赌场调查,被发现后,谢才萍指挥殴打、监禁,对此谢才萍矢口否认,她表示,自己并不知道对方是警察,也没有指挥人去监禁他。

  谢才萍说道:“我并没有要过别人的钱,也没有养一帮小兄弟,就是爱打牌”,还希望“法官明察”。一席话将其身上被指控的罪行推得一干二净。

被捕时和小情人住在一起

  “你与被告人罗璇是什么关系?”在公诉方对谢才萍的询问中,一检察官突然抛出这一问题。旁听席上一阵议论,此前便有报道指出,谢才萍包养了一位小她20多岁的罗姓男子。

  谢才萍有些猝不及防,“怎么说呢”,谢才萍一阵支支吾吾之后,回答:“我们是好朋友。”其后,回答检察官的提问时,谢才萍表示,平时都是罗璇开车送他去赌场,8万元的买车首付款也是她出的,但车子是罗璇的。公诉人随即停止这个问题的发问。几个回合的交锋之间,谢才萍多少有些尴尬。

  罗璇的辩护律师随后发问,在提及罗璇是否参与开赌场、是否参与赌博等违法活动时,谢才萍均一一为之开脱,表示这些和罗璇没有关系。该律师问她的最后一个问题是:“你被捕时是与谁住在一起?”“罗璇。”谢才萍这次没有犹豫。

  因之,备受关注的被告罗璇出庭时,引起旁听席的广泛关注。在回答公诉方及律师的询问时,罗璇坦陈,他与谢才萍2007年认识,后来住在了一起。他买蒙迪欧的8万元首付以及开发廊的15万元,均是谢才萍给他的。至于社会广泛关注的“谢才萍包养16名男宠”一事,经庭审证实,谢才萍的“唯一”乃罗璇。

  因被告众多,当天对谢才萍团伙的庭审一直持续至晚上10时才告休庭,今日法庭继续开庭审理此案。

“他就是天,他就是法,我还有什么可怕的?!”

  文强庇护弟媳“路线图”曝光

  谢才萍是如何顺风顺水地“成长”为赌场“大姐大”的?重庆警方近日进行了披露,再现了文强为“黑帮女大佬”提供庇护的路线图。

  谢才萍,1963年生,重庆市巴南区人,高中文化,原重庆市某区地税局干部。2006年,因参与赌博被单位除名。江湖中人称她为“谢姐”,号称赌场“大姐大”。谢才萍涉黑团伙通过在重庆市开设多处赌场、容留他人吸毒等。该黑社会性质的组织还采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赌客及前往查禁赌场的警察的人身自由。为拉拢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获取非法保护,多次向国家公职人员行贿。据不完全统计,仅2005年1月至2009年7月,谢才萍团伙开设赌场非法敛财亿元以上;设立的赌场分布重庆23个城区,赌博场所达80多处。

  2000年10月25日,重庆市公安局城管治安支队百余名民警对璧山县白云湖度假村地下赌场进行查处。行动中,一名警察被“看场子”的刑满释放人员用猎枪射中颈动脉,身中130粒散弹,所幸没有死亡。警方当场抓获参赌人员300多名,查获赌资近500万元,缴获六四式手枪1支、子弹5发、管制刀具30多把。

  白云湖的枪声过后,重庆市公安局治安总队原总队长李虹、原副总队长龙蜀渝等人和以王渝男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互相勾结的黑幕被揭开。谢才萍是白云湖赌场的一名股东,她在警方行动前不到半小时,携带大量现金匆匆离开赌场。由于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文强的保护,谢才萍不仅在这次事件中毫发无损,在圈内还因此名声大振。

  文强巨大的“能耐”,给准备自立门户、开赌场大干一场的谢才萍注入强心剂:“‘二哥’什么都可以摆平,他就是天,他就是法,我还有什么可怕的?!”2000年开始,谢才萍自立门户,在渝中区四处开设赌场,聚众赌博。

  据悉,得知谢才萍开赌场敛财后,文强不但不制止,反而私下暗助,并授意妻子可借此敛财。他的老婆周晓亚也拿出资金投入赌场。

  2005年11月29日晚,谢才萍伙同他人在渝中区长滨路观音洞开设的赌场,被辖区公安分局出动200余名民警一举端掉,缴获一大批赌博工具,103名涉案人员被抓获,现场缴获赌资35万元。

  由于谢才萍在警方安插有眼线,警方对抓捕行动进行多次临时改变,才将谢才萍在观音洞的赌场一锅端掉。

  谢才萍落网后,文强指示有关部门:“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予批捕。”文强给相关分局的两位领导打电话,要求他们对谢才萍按一般治安案件处罚,同时委托有关人员对谢才萍关押期间给予关照。辖区分局顶住压力,将谢才萍送上了法庭。

浙江众信达律师事务所 (C) 版权所有 2008
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拱墅区华浙广场1号华浙大厦11楼D座 邮编:310007 电话:0571-87981175 传真: 0571-85270255